全民乐彩

作者:朱東林 部門審稿人: 攝影: 視頻: 單位: 發布時間:2021-04-25 投稿時間:2021-04-25 點擊量:633

在我們黨百年華誕之際,我們滿懷激情回顧黨的光輝曆程,歌頌黨的豐功偉績。作爲一個有60年黨齡的我見證了半個世紀黨的千秋偉業,深深地爲我們黨感到無比自豪!

1940年,我生在日本帝國主義侵占我國和國民黨反動派統治時期,而幸運地長在紅旗下。我清楚地記得,我家住在上海閘北的一個棚戶區。父親幫人打工但常面臨失業。兩個才十二、三歲的姐姐不得不進紡織廠當童工,都得了肺病,三姐來不及等到解放不幸病故。小弟弟才2歲因病無錢治療而夭折。家裏常常吃了中餐,不知道有沒有晚餐。舊社會的痛苦生活我永遠牢記在心。

我哥哥1945年5月在上海南洋中學加入了共産黨,後進入暨南大學求學,擔任了地下黨總支委員和文學院支部書記。我記得解放前兩年裏常有他的一些同學到我家相聚交談,他們知道我家經濟困難,就經常帶些食品和錢幫助我們。當時家人都認爲他們是好人,直到上海解放後我才知道他們都是地下共産黨。解放後,我哥哥擔任了閘北區團委書記,二姐和四姐先後參加了工作並入了黨,組織上安排我家搬到公家的房子居住。從此,全家的生活有了保障。

作爲新中國的青少年,我一心沿著成長進步的“三部曲:少先隊——共青團——共産黨”的目標不斷努力。1950年2月,我加入了少先隊。1952年9月我讀初中,住在我二姐的虹口區委機關宿舍,吃在機關食堂。我周圍都是黨、團員,都非常關心和幫助我這個小弟弟,他們借給我看了許多進步書籍,印象最深的有《可愛的中國》(方志敏)、《把一切獻給黨》(吳運铎)等,以及蘇聯小說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、《青年近衛軍》等,看了不少反映蘇聯十月革命和衛國戰爭的電影,這些都使我加深了對黨的認識和敬仰。1954年8月24日,我加入了共青團。1955年9月我被學校推薦考進了上海船校焊接專業求學,吃、住都不要花錢。1958年8月畢業,學校安排我留校,培養當政治教師。從此,我開始比較系統地學習馬列主義基本理論和《毛澤東選集》,我逐步懂得了人類社會的發展規律,實現共産主義是黨的最高理想。通過黨課學習,我完整地了解了黨的基本知識,逐步樹立正確的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,確立了自己的政治信仰和奮鬥目標。在哥哥、姐姐鼓勵下,我于1959年2月向黨組織遞交了入黨申請書,決心努力爭取入黨,爲黨的事業貢獻自己的一生。

最近,我又翻閱了自己保存了60多年的“入黨材料”,有入黨申請書和志願書的草稿,有1959年、1960年每季度一份的和1961年預備期每月一份的思想彙報底稿。還有1960年10月29日黨支部大會上黨員同志對我的批評意見的記錄。他們在肯定我基本具備黨員條件的同時,認真而誠懇地對我的缺點提出了批評,主要是:有時會患得患失,有時對困難有畏難情緒,有時又會有自滿情緒,與同志開展批評不夠大膽等。這些批評深深打動了我,我認識到歸根結底還是個人主義,與黨性不相符合。對這些批評,我表示虛心接受,一定努力改正。實際上,它們讓我終身受益,常鞭策自己要加強主觀世界的改造。我的入黨過程就是這樣從“感恩”、“進步”到立志獻身,把自己的人生信仰同黨的宗旨和奮鬥目標統一起來。

參加工作後,我不斷得到黨組織的教育和培養。見習期每天上午去鍛工車間勞動,下午才去辦公,擔任機械科團總支副書記和一個班的班主任。選我到上海教育學院在職進修兩門政治理論課,還安排一位老教師指導我備“政治經濟學”課,很快讓我上了講台。我住在學生宿舍,吃在學生食堂。我和學生共同參加“三夏”和“三秋”農業勞動。還讓我去部隊參加軍訓,去上鋼一廠支援建設。這些安排讓我接觸工農兵,向他們學習優良品德;又與同學打成一片,建立感情,努力做好學生教育與管理工作。

1970年4月,學校搬遷鎮江後,先後安排我擔任黨的核心小組秘書,後在專業隊、學生科、宣傳科、宣傳部、統戰部、三系黨總支、社科部和圖書館負責工作,最後在組織部工作。退休後被組織部、材料學院、南徐學院返聘爲組織員工作十年。2010年以後,我被安排參加校關工委《成長驿站》指導教師工作,又擔任離退休黨工委委員,任一個退休支部16年的支部書記。這些工作雖然都很平凡,但都很有意義。尤其在南徐學院任組織員共與1055名學生新黨員談話、寫材料;在《成長驿站》十年裏共與500多名同學談心,並參加50多項學院的教育活動。能爲學校培養人和黨建工作添磚加瓦貢獻一份力量是值得的,我是爲我們黨同國內外敵對勢力爭奪接班人的鬥爭出了一份力。

作爲一名長期從事學校思想政治教育和黨建工作的黨員,爲黨的事業盡職,就體現了爲人民服務,爲國家作貢獻,實現了自己的人生價值。最近,黨中央決定頒發“光榮在黨50年紀念章”,更加增強了我們的榮譽感、歸屬感、擔當感,我絕不辜負黨中央的關懷和鞭策,在自己今後的人生道路上,不忘初心,繼續努力,做一名合格的共産黨員——這是我終生的追求。
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