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民乐彩

作者: 部門審稿人:劉彩生 攝影: 視頻: 單位:离退休工作处 关工委 發布時間:2021-05-19 投稿時間: 點擊量:647


1921年,偉大的中國共産黨誕生,中國曆史從此掀開了新的篇章。曆史證明:沒有中國共産黨就沒有新中國,沒有中國共産黨的領導就沒有中國革命、建設、改革的偉大事業,也沒有全中國勞動人民的翻身解放,也沒有我個人的成長與今日的幸福生活。

五十年前,我作爲一位“老三屆”的回鄉知青,加入了中國共産黨,此後,工作崗位不斷變化,五十年後,人已進入古稀之年,迎來了中國共産黨誕生一百周年的華誕。撫今追昔,不勝感慨,心潮起伏。

解放前,我出身在一個農民的家庭,從小就親身感受解放前廣大農民苦不堪言的痛苦生活,親眼目睹廣大人民的翻身解放、由窮變富,國家由弱到強的變化過程,感恩和熱愛黨和毛主席。

從小受農村純樸民風民俗和家庭教育的影響,母親一生心地善良,時時都教育我們子女做個善良正直的人,“勿以小善而不爲,勿以小惡而爲之”,母親是我成長的良師。

我們這一代人是在艱苦而歡樂中度過童年,在學英雄、做英雄,在英雄事迹的熏陶下成長,英雄形象影響了我們這一代人的一生。1960年代讀中學,我們都是在學雷鋒、王傑等英雄的環境下成長。1964年,全國掀起了學習毛澤東思想的熱潮,全心全意爲人民服務是我黨的宗旨,成爲全黨全社會的行動指南,學雷鋒、做好事成爲家喻戶曉、人人爲之的風尚。1964年,我考上了省農村重點中學,到離老家三十多裏的縣城讀高中,學生們都養成了互相幫助,樂于助人的風尚。在學校,多次被評爲“優秀共青團員”、“勞動積極分子”、“學習雷鋒積極分子”等。在1965年,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後期,省委組織部文件,在高中學生中建黨、發展黨員,在黨組織的教育和啓發下,我寫了“入黨申請書”,與幾位老師和高年級的同學一起參加學習,根據領導的要求,自己花8分錢買了一本劉少奇主席著的單行本《論共産黨員的修養》,作爲必學文件,更加嚴格要求自己,爭取早日加入中國共産黨。可是,正當同學們追夢,將來爲國家貢獻青春年華的時候,1966年5月,一場史無前例的“文化大革命”爆發了,黨組織處于癱瘓狀態,停止了活動。我們被迫中斷了學業,在學校入黨的願望也成了泡影。1968年12月,毛主席號召:“知識青年到農村去……”一聲令下,我擔任全班學習組長,經過三天的學習和個人總結,我和同學們都響應號召,回到家鄉,成爲回鄉知青。那時候,正是“農業學大寨”的年代,與廣大農民一起戰天鬥地。在抗洪救災中,夜以繼日守護在河堤上,積極參加和組織村民參加抗洪鬥爭,在生産鬥爭中經受鍛煉和考驗。在1971年2月,中國共産黨成立50周年之際,我加入了黨組織,實現了我學生時代入黨的夙願。

入黨轉正不幾天,讓我出任大隊黨支部副書記。又半年不到,鄉黨委換屆,我被推選擔任鄉(公社)黨委副書記,兼任鄉團委書記。開始,分管鄉裏政工和集鎮工作,後主管鄉裏的農業生産,常年輪流到後進的大隊蹲點,同村民們同吃同住同勞動,白天參加生産隊農田勞動,晚上到生産隊學習,或到村幹部和村民家走訪。那時,不忘入黨時的初心,牢記保持共産黨密切聯系群衆、艱苦奮鬥的本色,領導幹部清正廉潔,爲人表率。記得一年7月下旬的一天,正當高溫時節,我正在田裏插二季稻秧苗,村上一位小夥到田頭叫我,縣裏來了一位幹部,讓我回大隊部接待,我快步回到大隊部門口,見到一位軍人著裝、戴著一頂草帽、滿臉汗珠冒著熱氣的中年男子,他自我介紹是新來的縣委書記,沒有陪同人員,一個人剛從縣城乘長途汽車(那時沒有公交車)路經我們鎮,事前也沒有打招呼,大熱天步行五裏路到村裏(大隊),了解搶收搶種的情況。午飯時,在代夥的村民家,紅燒二條鲫魚,清蒸雞蛋糊,一大盆冬瓜海帶湯,加炒青菜四樣菜,招待午飯,飯後,他堅持交五角錢、半斤糧票。稍作休息,我送他出了村,他獨自步行到鎮上,再乘汽車回縣城。後來,我了解到他是部隊團政委轉業到地方當縣委書記的,不久又調走了。僅一次短暫的會面,一種黨的幹部應有的形象,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近五十年過去了,我至今仍記著他的名字。密切聯系群衆是黨的生命線,脫離群衆,黨就失去戰鬥力和生命力。當年,我們到生産大隊蹲點,住在村民家,多爲打地鋪,冬天是一張草席鋪在稻草上,一床被子裹身,又是墊又是蓋。村幹部安排我們在村民家代夥,每人每天交一斤稂票、五角錢。那時侯,白天參加勞動,強度大,肚裏油水少,飯量大,交付的糧錢不夠吃,後來,知道代夥村民家原本糧食就緊張,還要補貼我們,不能多吃多沾老百姓的糧食,我們就商定從自己家裏帶米和菜,輪流做飯吃,至今曆曆在目。現在工作和生活條件好了,我們一定要牢記黨的密切聯系群衆、艱苦奮鬥的作風不能丟。

1973年初,我擔任團縣委副書記,在縣委機關呆了一個多月,縣委就分派我到縣委“農業學大寨”的樣板大隊蹲點,這個大隊地處三縣交界的偏遠山區,是鎮江地區最大的一個生産大隊,方圓16裏路。當時,農村工作很艱苦,在實際工作中,我深刻體會到自己的文化知識缺乏,盼望有一個重新學習的機會。

1973年5月,得知國內一些大學恢複招生,自己求知的欲望油然而生,白天參加勞動,晚上複習高中的文化課程,准備報名迎考。正當考試前,南方一帶發洪水,縣委分配我協助縣武裝部長負責秦淮河一幹河堤防汛,協調與鄰界的安徽當塗、石臼湖一帶的防汛工作。白天,沿河堤了解汛情,統籌協調防汛工作。晚上,天氣炎熱,蚊子多,我就鑽到蚊帳裏複習隨身攜帶的高中課本。防汛結束,報名參加了升學考試後,縣委常委會決定,要我今後從事縣裏的黨政工作,我的錄取通知書也被退了。後來,在我的再三堅持下,一個偶然機會又被上海交通大學錄取了。10月2日淩晨,我從南京乘了8個多小時、擁擠不堪的火車到達上海交大報到,成爲全校這一級中最後報到的一名學生。

入學不久,我被同學們推薦當選爲校團委副書記,在學校學代會上,我又被推選擔任校學生會主席,後又被選爲校黨委委員。作爲學生會的“班長”參加的會議多、社會活動多,社會工作負擔十分繁重。強烈的求知欲,使我在當時能自覺排除一些“左”的幹擾,刻苦地學習文化知識。1977年初,我再三婉拒了校、系領導要我留校工作的機會,來到江科大(前身鎮江船舶工業學校)工作,很多人不理解。當時來到學校,在很長一段時間裏,個人的生活是不平靜的,一是動亂之年,受“提拔”的幹部,一些人總是把“提拔”和“造反派”聯系在一起;二是有人覺得我是從所謂的動亂的“重災區”上海來的“幹部”,對我的各種傳言與懷疑都有,大有“烏雲壓城城欲摧”之勢,自己堅信在“動亂”之年及在交大學習期間,做人光明磊落,問心無愧;三是相信和自覺接受黨組織的考驗,任人評說,不出怨言。從此,我一如既往近40年,和教書育人、科學研究結下了不解之緣,獻身人民的教育事業,做一支照亮他人的蠟燭。

我很幸运, 1978年,学校开始升为本科院校,又迎来国家的改革开放,国家和学校进入快速发展期,当时,我和广大教师一样,如鱼得水,唤发出青春活力。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不忘入党时的初心,牢记党的使命,在教学和科研、学科建设中处处注意发挥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。1998年本科扩招后,先后开办多个新的本科专业,扩大了本科招生规模,提高教学质量。积极参与硕土、博士学位授权点调研和有关申报材料的撰写等学科建设工作。和我的同事们一起,带头在学校率先开展科学研究,吃苦在先,不计个人得失,在科技成果转化生产力方面取得了较大的经济和社会效益,为国家的建设和学校的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。先后获得近二十项省(部)、市科技进步奖。五次被评为江苏省高校及本校“优秀共产党员”,十多次被评为校“优秀教师”和“师德建设先进个人”。曾被评为镇江市“优秀科技工作者”、“劳动模范”,江苏省高校“优秀研究生导师”,镇江市和中国船舶工业总公司二级“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”。做到在成绩面前始终保持清醒头脑,做到败不馁、胜不骄,老实做事,低调做人,“勤于学,敏于思,勇于行”成为勉励自己的“座佑铭”。

曆史賦予重任,時代催人奮進,我們共産黨員要勇立潮頭,勇挑重擔,不忘初心,牢記使命,堅定信念,繼往開來,開拓創新,繼承和光大前人未競的偉大事業,以實際行動紀念中國共産黨成立一百周年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21年5月16日,写于镇江



分享到: